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有水 > 社会抚养费,一个现代法治的恶瘤

社会抚养费,一个现代法治的恶瘤

2015-11-12 吴有水 吴言乱语

社会抚养费,就是一个违反法治的怪胎。它的每一个毛细血孔,都充满了冷漠、暴戾的血腥气味,从头到脚,都违反了我国的法律和相关法规。因此,废除它,成了建立法治社会的必须。

为什么说社会抚养费从头到脚都是违法的呢?

首先,从社会抚养费的定性上看,是违法的产物

社会抚养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1、社会抚养费名称的演变

从社会抚养费的历史看,它就是对违反生育政策父母的罚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它的名称就称“超生罚款”。所以各自第一次颁布的《计划生育条例》基本都是以“罚款”“处罚”称谓。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各地纷纷修改《计划生育条例》,将这个臭名昭著的“超生罚款”改名为“计划外生育费”。

1994年,联合国第五届世界人口大会通过了《国际人口与发展大会行动纲领》(简称罗马行动纲领),179个国家(包括中国)签署并承诺遵守这个行动纲领。该纲领明确规定,不得对生育行为进行处罚。1995年8月,国务院对外发表《中国的计划生育》白皮书,在该白皮书中,中国政府表示:“中国将一如既往地继续与世界各国协调行动,通力合作,为贯彻落实《国际人口与发展大会行动纲领》,稳定全球人口,为人类更加美好的未来作出积极的贡献。”对国际社会质疑中国对生育行为的处罚进行了辩护,称“对多生育子女的家庭,则征收一定数额的社会抚养费,这样做既是对多生育子女行为的限制,也是多生育子女者给予社会的一种补偿。征收社会抚养费根据地方性法规的规定进行。征收的数额不得影响被征收家庭的基本生活和维持生产经营的需要。所征收的费用用于计划生育事业。

这是目前可查到的第一次提出的“社会抚养费”这个概念。

2000年3月2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稳定低生育水平的决定》(中发〔2000〕8号),该决定再次提出“在现阶段,对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家庭征收社会抚养费,给予必要的经济制约,收费标准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统一制定。征收的社会抚养费上缴国家财政。”根据该决定的精神,财政部、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联合发文《关于变更计划外生育费名称的通知》(财规〔2000〕29号),决定“将目前使用的“计划外生育费”名称变更为‘社会抚养费’”。这是第一次明确在全国范围内将“计划外生育费”改名为“社会抚养费” 。2001年12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公布,在该法中,社会抚养费以立法的形式固定下来。

2、社会抚养费官方认定的性质

1996年3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颁布实施后,1996年5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对国家计生委有关计划生育系统执行《行政处罚法》有关问题的请示作出批复(法工委复字[96]2号),指出:征收计划外生育费不是罚款,将其划归行政性收费项目。

2001年6月28日,财政部、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国家计生委联合发布《关于计划外生育费改社会抚养费的通知》规定了 “社会抚养费”的性质应视为对违背地方计划生育法规规定多生育子女、较多占用社会资源的夫妻征收的补偿性的行政性收费。

根据以上解释和规章,官方认定的社会抚养费的性质属于行政性事业性收费。

3、社会抚养费的违法性

如果依官方的说法,社会抚养费属于“行政性征收”的话,那么,它违反了我国现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和规章。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条规定: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征用的,只能制定法律。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其实就是对公民财产的无偿征收,因此,必须由法律进行规定。但是,对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国务院的《中国的计划生育》白皮书里,却明确称“征收社会抚养费根据地方性法规的规定进行。”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征收社会抚养费基本由各省、直辖市、自治区的地方性法规规定的,这个我将在下面说到。因此,社会抚养费的征收,首先就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的规定。

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颁布的《行政事业性收费标准管理暂行办法》(发改价格[2006]532号)第三条规定:“本办法所称行政事业性收费(以下简称收费),是指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代行政府职能的社会团体及其他组织根据法律法规等有关规定,依照国务院规定程序批准,在实施社会公共管理,以及在向公民、法人提供特定公共服务过程中,向特定对象收取的费用。”征收社会抚养费,没有任何的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代行政府职能的社会团体及其他组织向超生家庭提供提供特定公共服务。恰恰相反,面对超生家庭父母,政府及相关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反而剥夺对超生父母的一切社会福利待遇,甚至包括其应当享有的作为村、社区成员应有的福利待遇和社会待遇!如超生母亲不能进公办医院生育、超生父母不能享有村民待遇、超生父母会被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开除等。他们享有的不是公共服务,而是公共权益的剥夺!

根据该办法第五条规定,征收事业性收费必须符合国际惯例和国际对等的原则。请问,对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符合了什么国际惯例和国际对等原则?

根据《违反行政事业性收费和罚没收入收支两条线管理规定行政处分暂行规定》第九条规定:“违反《收费许可证》规定实施行政事业性收费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我不知道各级计生部门有没有取得收费许可证?

所以说,征收社会抚养费既违反了《行政事业性收费标准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也违反了《违反行政事业性收费和罚没收入收支两条线管理规定行政处分暂行规定》的。

如果说征收社会抚养费是一种行政处罚,根据《国际人口与发展大会行动纲领》,不得对生育行为进行处罚,我国政府也承诺,“中国将一如既往地继续与世界各国协调行动,通力合作,为贯彻落实《国际人口与发展大会行动纲领》,稳定全球人口,为人类更加美好的未来作出积极的贡献。” 《国际人口与发展大会行动纲领》作为国际公约,我国参与签署而且公开作出承诺,应当属于我国法律渊源之一。因此,如果属于行政处罚,同样也是违法的。

其次,从社会抚养费征收的依据上看,同样是违法征收。

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根据该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不符合本法第十八条规定生育子女的公民,应当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及第四十五条规定:“流动人口计划生育工作的具体管理办法、计划生育技术服务的具体管理办法和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制定。”

由此可见,对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法律只授权给国务院作出征收管理办法。但是,二00二年八月二日国务院发布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却在第三条第二款规定:“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征收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根据2001年7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十条第三款规定:“被授权机关不得将该项权力转授给其他机关。”《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只是将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授权给国务院制定,但是,国务院却再次授权给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这一授权,显然是违反立法法的规定的。更为可笑的是:之后计生部门征收社会抚养费时,依据的居然是基本是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或人大常委会制定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要知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规定,各地方人大或人大常委会根本就无权制定征收社会抚养费标准的权力!但是自《人口与计划生育法》颁布以来,全国各地征收社会抚养费居然就是依据这个各地人大常委会违法制订的征收标准!

第三,从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手段上看,采用违法甚至犯罪手段

关于社会抚养费征收的手段,更是各种违法甚至犯罪行为层出不穷!用犯罪的手段对付公民的生育行为,在征收社会抚养费领域,可以说是层出不穷。我下面粗略地例举部份:

1、用杀害婴儿的方法征收社会抚养费

要么流产,要么交钱。

对于大月产妇,计生部门以强制流产为手段征收社会抚养费。即如果不提前交纳一定数额的“社会抚养费”,就将孕妇强制送到医院去流产。有时流产出的婴儿尚有生命体征,甚至就是活胎,则用打毒针的方式或手扼的方式将已经出生的婴儿杀死。这些胎儿之所以必须被杀死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的父母交纳不起社会抚养费。

(陕西镇坪县怀有7月身孕的冯建梅因交不起4万元罚款,竟被计生人员强行暴力引产的事件。)

所以,以胎儿的生命为威胁,是征收社会抚养费的主要手段之一。

2、用绑架勒索的方式征收社会抚养费

对于已经出生的婴儿,征收社会抚养费,许多地方采取绑架勒索的方式。绑架的对象不仅是婴儿的父母,连婴儿的真系亲属、甚至旁系亲属。只要亲属中有任何一人未缴纳社会抚养费,当地计生部门就会将其亲属绑架到指定的宾馆或者办公场所非法拘禁,迫使其缴纳社会抚养费。该手段以山东临沂为典型代表。

(因无力缴纳14万元社会抚养费,山东省临沂市村民张永玲连同孩子近日被当地政府非法拘禁7天,图为被拘禁的小孩)

这种连坐制度,最后被国家计生委 以“诚信计生”名义倍加推崇。所谓的“诚信计生”,就是广西、贵州计生部门将连座制度从亲属发展到邻居的伟大发明。即通过以签订协议的方式,以几户人家为一个“诚信小组”,只要该“诚信小组”中有任何一家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则其他的家庭同样要依所“诚信协议”的约定接受惩罚。

3、以破坏公民合法财产的方式征收

因无力缴纳社会抚养费,被计生部门地地方政府扒房屋和其它合法财产的现象也屡见不鲜,之前也有媒体进行过报道。

(山东东营市垦利县郝家镇农民因超生,09年9月14日,镇政府和计生办他的房子和他丈人的房子带人给扒了)

4、以不给上户、不让超生小孩上学等手段征收

超生小孩,因父母无力缴纳社会抚养费的,则不预户籍登记。据2010年全国人口统计数据表明,当年全国黑户人口为1300万人。最为典型的为北京女孩李雪,因父母无力缴纳社会抚养费,至今仍然为黑户。

 2014年3月3日,开学报名当天,37岁的贵州兴义农民王光荣因为缴不起4个孩子22500元的“超生罚款”,用美工刀片割断了自己的手腕,自杀身亡。王光荣的儿子王仁金手捧父亲的遗像,也正是因为他的出生,王光荣被要求交付超生罚款。

由于无力缴纳社会抚养费,不能上户口,家住赤水镇的蔡艳琼在念到初三后因无法参加中考,不得不折回重新读初一。据其家人介绍,6月28日晚,这名年仅16岁的女孩因为户口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而喝下农药“百草枯”自杀,幸好抢救及时,这位少女的生命才得已挽救。

可以说,为了征收社会抚养费,计生部门已经到了无恶不所其极的地步。他们的这些“执法手段”,没有一样是符合我国目前的法律的。但是,居然可以横行其道,为所欲为,而不受任何的法律惩处,国家的法治,被严重地破坏。

社会抚养费,已经成了地方政府不惜一切手段敛财的借口,如果再不加以废除,势必加重民众对政府的对立,破坏法治社会的基本理念。

这个违法的恶瘤,是到了必须摘除的时候了!

 

 

推荐 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