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有水 > 计划生育会让中国经济蓑退吗?

计划生育会让中国经济蓑退吗?

自2012年以来,中国的经济就出现了增速放缓的趋势。

大概也是在这一年,中国劳动力人口首次出现负增长。

这绝不是一种偶然,而是必然。这种必然的祸根,其实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经埋下,只不过,现在才开始渐渐地露出其狰狞的面目。但是,这个祸根,正如其发挥出力量需要三十几年的时间,你想把它送走,大概也要三十几年的时间了,后悔?已经谓之晚矣!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三十多年前,中国一直处于各种物资严重匮乏的处境。五十岁以上的人,大概都还记得,那个时候,因为物资匮乏,所以买什么都要凭票的。布票、粮票、油票、烟票、肥皂票、盐票……林林总总,反正只要生活所需的,除了水,几乎全要凭票才能购买。

正是因为物资的严重匮乏,导致社会各种需求无法得到满足。虽然当时情况下,年年都提一个基本方针,这个基本方针有一条就是: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和物质生活的需要。而当时的社会基本矛盾也归纳为: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与日益增长的人民群众的物质和文化需要之间的矛盾。

当时的领导人看到了这种物资严重匮乏给政府带来的潜在危险性。但是,他们错误地将问题的结症归结为:是因为人口太多了!他们明白人口是需求的根本,但不明白,这种需求,同时也是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没有需求,就没有供给,经济发展的过程,正是一个不断地满足需求的过程。

但是,他们采用了一个相反的方法:抑制需求,减少人口!而且采取了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即强制推行一孩制度。一孩制度实施了三十多年后,中国人口开始进入老龄化,劳动力人口开始下降,经济增长开始明显地下滑,一孩政策的恶果逐渐地显现出它的狰狞面目来。

但是,人口增长的惯性和减少的惯性是一样的,至少需要一个二十年到三十年的时间为一个周期(大约就是一个人从出生到生育下一代的时间)。所以,当人口的增加一旦放慢,对经济的影响至少也是二十年到三十年这么一个周期。即使现在停止执行计划生育政策,中国的经济也会进入一个三十左右的蓑退期。

为了说明这么一个问题,需要弄清楚以下几个常识:

一、需求

基本定义

需求是在一定的时期,在一既定的价格水平下,消费者愿意并且能够购买的商品数量。

需求一般可分为三类:消费需求、生产需求、投资需求。

消费需求,是指以个体的自然人因为物质和精神文化的需要所产生的对商品和服务的购买数量。

生产需求,是指商品生产者为了商品的生产而产生的对其它商品和服务的购买数量,如购买机器设备、原材料等。

投资需求,是指货币持有者为了使拥有的货币增值或保值而产生的对商品或者服务的购买数量,如购买黄金、不动产以保值等。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本文中的投资需求与投资拉动的需求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国家统计部门中所提到的投资拉动的需求,不是一个概念。他们的投资拉动的需求,属于本文中生产需求之列。如通过对建设交通设施等,其实是生产出交通服务产品。因此,属于本文中的生产需求。

三种需求关系

消费需求是最基本的社会需求,也是最终端的社会需求,即无论是生产需求还是投资需求,最终都是在消费需求为基础的。如果没有消费需求,则相应的生产需求和投资需求都不会存在。

生产需求是以消费需求为基础的,即生产的最终目的是生产出消费需求所城南的商品和服务。如果没有消费需求的存在,则该生产需求同样会成为无的之矢。

投资需求是基于生产需求和消费需求而产生的,即为货币之保值或增值的需要,必须购买一定的产品:如购买生产资料、金融产品,这些都是以生产需求为基础的;而购买消费商品,如房屋,则以消费需求为基础。房屋等不动产的保值或者增值,是建立在一定的消费需求基础上的,只有一定的刚性需求存在,才可能会起着保值或增值的作用。如果没有消费需求,则该保值就不存在前提。

因此,生产需求是建立在消费需求的基础上,而投资需求也是建立地生产和消费需求的基础之上。终端的需求,就是消费需求。

下图为1978年至2014年消费需求、生产需求和出口需求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贡献率图表:

从图中大家可以看到,出口需求对中国经济增长影响并不是最大的,而生产投资需求的变化,始终紧跟着最终消费需求变化而变化。

消费需求的基础

消费需求,是以个体的自然人为基础的,即,在其它条件一定的情况下,则个体的自然人越多,则消费需求越大。因此,人口是消费需求的根本。任何一个社会的需求,都是以人口的数量为基础的。

也就是说:人口越多,消费需求就越大。如,在一定的时间内,方便面的消费平均是每10人一盒,则在1000万人的国家,需求量是100万盒,则该国可建立100万盒的生产规模的工厂,而在1亿人的国家,则可建立生产1000万盒规模的工厂,10亿人口规模的国家,则可建立生产1亿盒生产规模的工厂。如果以每盒可以产生1元的GDP的话,则相应地可分别产生100万、1000万、1亿元的GDP来。

因此,在其它条件一定的情况下,人口越多,经济规模就越大。消费需求的基础,是以人口量为计算的。人口数量,是经济发展最基本的单位。

有效需求

有效需求是指预期可给企业带来最大利润量的社会总需求,亦即与社会总供给相等从而处于均衡状态的社会总需求。

决定有效需求的两个变量:一个是人口总数,一个是国民的有效收入

这是一个比较不太靠谱的概念,即有效收入。什么叫有效收入?即其收入水平在可以购买某项商品的人群。为什么要提出这个概念,因为我们之前许多经济学家其实容易犯的错误就在于习惯于用社会人平均收入。社会人均收入是以全社会的个人收入为分子,以全社会的人口为分母计算得出的。比如:某社区有10个人口,其中某高收入的人的年收入是1000万,而其他9个人的年收入是5万,则该社区的年均人收入为:104.5万。而某商品的销售价格是10万元,那么,实际上该商品的有效需求仅为1件(同样的商品不重复购买为原则)。但如果我们用社会平均收入来计算,可能会得出该商品的需求量为10件的结论。但实际上,其他9人,根本无力购买该项商品,因此,他们就不会去购买,因此对该项商品也就不会产生有效的需求。因此,是该9人的收入,决定社会消费需求的增长,而不是那1个人的收入决定社会消费需求的增长。

因此,有效需求=人口数×有效收入人群率。

二、供给

基本定义

供给,是指生产和提供生活、生产、投资所需要的商品和服务。

相对应于需求,供给同样存在着三类,即消费供给、生产供给和投资供给。

消费供给是满足消费需求、生产供给是满足生产需求、投资供给是满足投资需求。因此,供给是基于需求而产生的,没有需求,就没有供给。

有效供给,是指能够被消费者实际需求并购买的供给。有效供给的量,取决于有效需求的量。一般情况下:有效供给=有效需求。

三、供给与需求

所有的经济问题,归根到底就是供给与需求的问题。先有需求,然后才存在着供给。但供给一但产生之后,就会生产一种惯性,有可能脱离需求而独自前行。一般情况下:供给不足,导致物价上涨、抢购、囤积;需求不足,导致生产过剩。

经济蓑退本质上是生产过剩,而不是供给不足。因此,生产过剩,才会导致经济危机的发生。

供给不足,产生的原因一般是基于资源的缺乏或者生产能力的不足。资源的缺乏,只是暂时性的,因为,人类的智慧就在于通过科技的手段不断地寻找出新的替代资源:如,当以木材为主要能源的时代转化为以煤炭为主要能源,再走向石油、天燃气时代,最后发展到水能、风能、核能、太阳能等;当水稻不足以满足人们的需要时,人们会以土豆、小麦、玉米等作物作为替代。因此,资源的缺乏,永远只是相对的和暂时的,而不是绝对的。这就是马尔萨斯理论所犯的一个根本性的错误,将资源绝对化。

其实,正是这种资源的缺乏,才促进人类科学的进步,而不是因为资源的充裕,才导致一国的富裕。因此,从世界各国来看,那些资源大国的经济发展,反而不如资源不足的国家。

因此,这咱所谓的资源不足,只是相对的,暂时的,不是绝对的。正是因为存在着这种供给上的不足,才能导致社会生产的扩大。如果没有供给的不足,社会的生产就不可能扩大,社会的经济就不可能增长。社会经济增长的基础就是建立在社会需求不断地扩大,随之而来的是供给的不断增长。一国的经济增长,正是建立在这种需求不断扩大,必然地要求生产也随之扩大的基础之上的。

生产过剩,一般来说,其产生的原因,都是因为国内的需要不足,而这种需求不足,可能是因为国内民众有效收入不足引起的,也有可能是国内人口不足引起的。前者,可通过减税、财政补贴、提高居民收入等手段即所谓的货币手段解决,后者则只有通过外贸解决。

在世界经济流通的情形下。一国的生产过剩,可以通过国际贸易的方式对外转移,当世界普遍过剩或者遭遇贸易壁垒时,一国只有通过扩大国内需求的方式予以解决,但这取决于两个因素:一国国民的有效收入和一国国民的人口数量。在收入不变的情形下,取决于人口数量;在人口数量一定的情形下,取决于收入。

因此,人口是消费需求的最基本的单位。

四、国民的有效收入

前面我已经提过有效收入这一概念,在人口一定的情况下,国民的有效收入是决定消费需求的关键。但是,这种有效的国民收入的增长,是提高中低收入水平人群的收入增长为决定因素的。但因为我国贫富分化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尽管社会财富可能在不断地增长,但绝大部份的社会财富都是流向了高端收入人群。这部份高端收入人群,除了对投资需求和高端的奢侈品的需求有促进外,对有助于社会经济整体发展的社会一般性需求是没有任何的意义的。只有提高中低收入水平人群的收入,才会促进社会消费需求的增长。

但是,从目前的状况看,大规模提高中低收入水平人群的收入,可能性不大。这是因我们国家的再分配机制所决定的。用一组国家数据库查找到的数据说明如下:

人均国民生产总值:1995年为5074元,2014年为46629元,20年增长了近9.2倍;

城镇居民年可支配性收入:1995年为4283元,2014年为28843.85元,20增长了6.73倍;

农村居民年可支配性收入:1995年为1577.7元,2014年为10488.88元,20年增长了6.65倍。

货币和准货币供应量: 1995年为60750.5亿元,2014年为1228374.81亿元。20年增长了20.22倍。

国家财政收入:1995年为6242.20亿元,2014年为140370.03亿元,20年增长了近22.5倍。

国家财政支出:1995年为6823.72亿元, 2014年为151785.56亿元;20年增长了22.2倍。

从上面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国家财政的收入和支出增长,和货币的增长速度基本是保持一致的,但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的增长,远低于国民收入的增长,更只有货币增长的三分之一,说明居民的收入增长远远低于货币的发行速度!一方面老百姓的收入增长远低于国家经济的增长,另一方面老百姓口袋里的钱,还一直在严重缩水。所以说,我国现在出现的这种生产过剩,其实与居民有效的收入不足有密切的关系的。

五、人口因素

一方面,我们的有效收入严重不足,另一方面,我们的有效需求人口数量又因执行计划生育政策而出现严重的停滞。

从下图,我们可以看到从1950年后到2014年期间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变化:

从1962年起,中国人口的增长速度处于一个高峰期,人口自然增长率最高的年份是1963年,达到33.5‰,到1979年降到一个自1962年来的最低点:11.6‰,然后回升,再到1992年回到11.6‰,从此后人生自然增长率一直下滑。从1962年到1992年,时间正好是三十年。

以下是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

大家看,这个图是不是和前面的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图有点相吻合?

1953年,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出现一个高峰,1954年,人口自然增长率出现了一个高峰,1957年,人口自然增长率出现一个小高峰,1958年国民生产总值也出现一个小高峰;1960年,人口自然增长率跌入最低谷,1961年,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率也跌入了最低谷;1962、1963、1964、1965四年人口自然增长进入一个高峰,相应的,1963、1964、1965、1966国民经济的增长也进入了一个高峰。1966年人口增长开始下跌,而1967年经济的增长也随之下跌;1968、69年两年人口增长又上升,于是1969、1970年经济增长又加速到一个高峰。1981、82年人口增长出现一个高峰, 1983、1984、1985年经济增长同样也出现一个高增长期。1986、87、88年出现一个人口高峰,1987、88经济增长也出现一个小高峰。到1992年人口增长明显放慢后,经济的增长率也上下波动,但增长明显放缓。

从上面两组增长率的对比我们会发现,其实国内国民生产总值的变化,是与人口的自然增长率有明显的关联性的。虽然自1990年之后,不是那么很明显,但是总的趋势还是一致的。之所以1990年后表现的不是很明显,是因为每当国内需求不足时,出口的力度就明显地加大,依靠出口来冲淡了这种人口因素的影响。

三大需求对经济增长率的贡献图

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每次国内需求的高峰期,基本都是出口的低谷期;反之也是一样的,每次出口的高谷期,都是国内需求的低谷期。很明显,国家是依靠出口来冲抵了人口因素给经济带来的影响。

现在,我国的商品出口已经明显地越来越受到制约,在进口受阻的情况下,只能通过人口的出生率,来加大国内的需求。

但是,经过三十多年的计划生育所导致的人口低出生率,已经成了现实。即使全国放开生育,人口的自然增长虽然会有所改善,但仍然不可能达到之前的那种增长率。

推荐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