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有水 > 计划生育,破坏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平衡

计划生育,破坏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平衡

昨天写了篇文章,题为《继续计划生育,将中国经济逼进死胡同》,谈到了人口因素是经济发展的关键之一,事实表明,人口越集中的地方,经济发展速度越快,也越稳定。

有网友表示反对,称按这个逻辑,那么四川省、河南省都是人口大省,应当经济发展是最快,最稳定的,而事实上不是呢?

也有网友称,不能用人口增长的手段来增长经济,反对取消计划生育。对此,我在这篇文章里再来作一个澄清与说明。

一、经济发展与人口的关系

这里我必须要说明的是:户籍人口与常住人口。所谓户籍人口,是指根据户籍来统计的本地人口,而常住人口则是指某地居住至少一年的人口。因此,计算一地人口总量,是以常住人口为标准,而不是以户籍登记人口为标准的。常住人口=户籍人口-流出人口+流入人口。

那么,作为中国的人口大省河南,户籍人口是多少呢?2014年的统计为9613万人,排全国第一,四川省的统计是8673万人,排全国第三。排在全国第二的是山东省,人口是9082万人。但是,河南省每年流出的人口数是多少呢?据2015年05月《金融时报》的一篇题为《中国劳动力迁徙全地图:河南省人口流出规模最大》报道河南省的人口流出规模最大(-1025万),净流出人口数量超过瑞典的总人口(976万)。

四川省的人口流出,根据2012年四川新闻网报道:省统计局发布最新数据显示,四川共登记外出半年以上人口2091.37万人(注:离开户口所在地乡镇街道)。其中,流出省外1050.55万人。

有网友列入的某年度全国人口流出和流入的对比图:

四川、河南两省虽然从户籍人口数上来说,是人口大省,但同样也是人口流出大省。而且,这部份流出人口,基本都是外出务工的青壮年劳动力!浙江省统计信息网的调查为:2010年,15-59岁的省外流入人口为1057.2万人,占89.4%,尤其是20-44岁的青壮年人口为843.7万人,比重达到71.4%,省外流入人口仍以青壮年劳动年龄人口为主。

一方面,他们为发达地区提供了更多的劳动力,另一方面,因为他们发达地区务工,必然要在这些发达地区消费,因此大大地带动了这些发达地区经济的快速增长。

再看经济相对发达的广东、山东、江苏、浙江四省的人口状况,则基本排在人口流入的前列。

因此,人口对经济发展的贡献,不是说这个省的户籍人口多少,而是这些人口常年在哪居住!他们对经济发展的贡献,主要是对其常年居住地。因此,加上注入人口,事实上,中国各省常住人口总数排列在前三名的,正好是广东、山东、江苏等省份,浙江户籍人口总数不大,但流入人口总数却排名在广东之后,据浙江省统计信息网的公布:2010年,全省的省外流入人口为1182.4万人,占全部常住人口的21.7%,即每5个常住人口中就有1人以上来自省外。稳居第二。而这四个省,正好是我国GDP总量排名前四的四个省:广东第一、山东第二、江苏第三、浙江第四!

这充分地说明了,人口,特别是青壮年人口的数量,才是经济发展的关键!

二、目前的经济问题还是人口问题

目前的人口问题,不是人口总量太少,而是人口的增长速度跟不上经济发展的需要。

中国历经了三十年的经济发展黄金期,而这三十年,正是中国劳动力人口数量的高峰期,自2012年以后,中国劳动力人口首次出现负增长。因此,中国的经济也开始进入萎缩状态。这不仅仅是劳动力供应的问题,而是消费的问题。

人的消费,简单地可分为婴幼儿及少年儿童消费、青壮年消费和老年消费。其中,幼儿及少年儿童的消费,基本是处于被动消费,他们的消费往往由其父母来支配,而他们的父母基本是青壮年人口。青壮年人口的消费是完全主自消费,同时,他们支配着幼儿及少年儿童的消费,所以,他们是消费的主力军。而老年消费,则基本向养老、医疗方面倾斜。

从下列表我们可以看出,自上世纪六十年代起,中国出现了两次人口出生高峰:第一次是从1962年开始,至1972结束,人出生人口每年为2500万以上。第二次是从1981年开始,至1997年结束,出生人口每年在2000万以上。

 

第一个高峰期的人口,从1980年开始,进入自主消费,中国自主消费的高峰开始降临,第二个高峰期人口从1998年开始进入自主消费期,中国第二个自主消费高峰来临。按道理,这两个自主消费高峰的来临,至少可以将中国的消费拉动很长一段时间。但是,随着老年化问题的来临,一方面养老需要,影响了青壮年的消费需求,另一方面,因为新生儿人口增长的逐步减少,导致青壮年人群总量开始减少,也导致社会消费需求开始减少甚至萎缩。下图为我国人口结构图,大家可以看到中国人口结构的问题。

经济的发展,是要与一定的人口数量和结构相均衡的。不仅是与人口数量均衡,还要和人口结构想均衡。如果人口的增长是处于平衡状态下的话,那经济的发展相对就容易做到平衡,反之,如果人口增长是不平衡的,刚经济的发展也很难做到平衡。

中国经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始终处于短缺经济状态,即社会所需求的消费品的极度短缺,导致当时的决策者认为是中国人口过多了,才会导致社会需求品的极度短缺,而没有考虑到是因前三十年经济发展过程中,因生产力落后、制度制约下经济无法正常生产社会所需要的消费品所导致的。因此,提出了对人口进行限制。正如当今所提的供给侧的改革一样,没有看到目前生产过剩的原因是因为消费人口群体出现负增长所导致的一样。

图为消费需求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及与生产需求的关系:

供给与需求,始终是社会经济发展一个既对立而有统一的矛盾体。供给过剩,往往是需求不足的原因;而需求过剩,往往是因为供给不足的原因。供给总是跟着需求走的,而需求总是跟着消费人口走。因此,人口才是经济发展的关键。

如当婴幼儿出生量达到一个量的时候,社会上就会产生相对量的婴幼儿消费的需求;当少年儿童达到一个什么样量的时候,社会上就会产生相对量的少年儿童消费需求,同样,青壮年这个主要的自主消费群体达到什么规模的时候,社会上也会出现相应的消费需求。任何一个年龄层次的消费群体,消费的对象是不一样的。当这个层次的消费群体在增长的时候,则相应的消费供给也跟着增长,这个时候,这个层次的生产处于不断的增长期。如果这种增长是持续的或者至少是相对稳定的,那么,生产也相对能够做到持续和稳定。但是,当某一个年龄层次的消费群体出现停止增长甚至负增长,那么,相对应的消费也会出现停止甚至负增长,而由于生产能力一旦形成,并不是随时可以随着这种停止甚至负增长调整的。这时,就出现了所谓的“产能过剩”。如:如果每年的人口出生数量稳定在2000万左右,那么社会上必须有要相对应的用于这2000万新生儿消费的消费品供应,但当新生儿出生下降到1600万的时候,那么,就相对产生了400万新生儿消费品的产能过剩。随着新生儿出生的不断和持续的减少,必然会出现各个层次的消费品的需求等比例地减少,最终导致整个社会消费需求的减少,而原有的生产能力开始出现大量的过剩,从而使经济发展出现停滞甚至负增长状态。

计划生育打破了中国人口发展的平衡规律,使得中国的新生儿出生数量从年2500万人下降到目前的1600万左右,导致中国在相应的几十年后各消费层次的社会需求将逐步地出现大量的减少和萎缩。因此,三十年人口红利,给中国经济带来了三十年的发展黄金期。该红利因实施计划生育而消失后,中国的经济可能同样一面临着至少三十年的经济发展停滞期。如果再不改变现行的人口政策,不实施鼓励生育政策,很可能中国经济发展所面临的停滞,还不止三十年了!

 

推荐 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