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有水 > 生与不生:凭啥计生委说了算?

生与不生:凭啥计生委说了算?

 

贵州荔波县高中教师覃谊面临强制流产的新闻今天出来了,她腹中五个多月的胎儿或许面临被引产。

同样的,今天看了中国人民大学张鸣教授的一条微博。微博的内容很简单,就一句话:“一边担忧自己已经进入老龄社会,一边照样厉行计划生育,这个纠结,可不是一般的。”

前面新闻所报道的事,其实我几天前就已经知道了,荔波县教育局和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联合下发的《关于责令终止妊娠的通知》,几天前就有朋友已经发给我。后来是易富贤在新浪微博上把这份通知发出,然后我转发了一下。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条微博最终被删了。今天,又在网上看到了这条新闻。

对这样的新闻,其实我有几个困惑:一是咱们国家,无论是以前的计生委还是后来的卫计委,在我的印象中,其实一直声明说不存在要求孕妇强制流产的规定,但强制流产的事件,却经常会在基层发生?二是:能生不能生,究竟是谁说了算?为什么安徽能生的跑到贵州就不能生了?三是计划生育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减少人口为最终目的还是为了解决人口过多的问题?

面对第一个困惑,我查阅了相关的法律法规,发现在国家层面上,无论是法律还是国务院的法规,都没有任何关于政府有权对孕妇强制堕胎的权力。因此,国家有关部门说中国没有强制堕胎的说法,多少还有点依据的。

但是在许多省的地方性的法规里,如各省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里,却都增加了“终止妊娠”的规定。“终止妊娠”,这是个医学上的名词,说得简单点其实就是堕胎。那么,地方性的法规有权制定这样的规定吗?根据2015年3月15日修改和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的规定,法规和规章是没有权力限制公民的权力的,当然地方性法规作出的“终止妊娠”的规定,显然是违法的。根据修改之前的《立法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地方性的法规,也只能是“为执行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需要根据本行政区域的实际情况作具体规定”。那么,这个“终止妊娠”是哪部法律和行政法规规定的呢?没有!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也只是规定了“可以要求安排生育第二个子女。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其常务委员会规定。”也没说地方性法规就可以规定“终止妊娠”。如果公民确实因不符合地方性可以生育第二个子女的规定生育了第二个子女,根据法律的规定,也只能是对他征收社会抚养费!

面对第二个疑惑:如新闻中的当事人,户籍是安徽的人,安徽方面也给了准生证。那么,贵州方面,有没有权力对其强行堕胎?理论上,肯定是不行的。根据贵州方面的说法,这个由属地管理,在贵州是不允许生的。但是,如果当事人在生小孩的时候跑到安徽来生,那么生育行为就发生在安徽了,当然的要根据安徽的规定来执行了——在小孩没有出生之前,贵州方面如何能肯定这个小孩一定会在贵州出生?有什么权力要求当事人堕胎?

第三个困惑是,曾经我写过一篇文章,分析发现贵州贵的人口在近十年来总量其实是一直在下降。贵州的许多地区,人口数量是少了,而不是多了!根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贵州省自2004年起,常住人口数是连年下降,从2004年的3904万人下降到2011年的3469万,7年的时间里,常住人口减少了435万。面对着这样一个常住人口数连年下降的趋势,按理说,根本是不会存在着所谓的人口增长压力的。根据经济发展的常规,相反应当鼓励生育,稳定和增加人口的数量,以达到经济增长的目的。但是,贵州省却一直在坚持着比其他经济更发达省份更加严厉的限制人口政策。究其原因,是不是贵州省正因为地方经济落后,导致思想也跟着落后呢?——这话不能乱说,但正如张鸣教授微博上说的那句话:“一边担忧自己已经进入老龄社会,一边照样厉行计划生育,这个纠结,可不是一般的。”

这,可能是很多政府同样存在的纠结!

推荐 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