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有水 > 中国计划生育的国际背景(三)

中国计划生育的国际背景(三)

本文来自易富贤《大国空巢》第三章

联合国人口基金的角色

【内容摘要】联合国人口基金一直以“可持续发展”为由,敦促发展中国家控制人口,但联合国的那些堂皇的理由其实是站不住脚的。比如,人均资源丰富的津巴布韦在人口政策上是“听话”的国家,而尼日利亚是“不听话”的国家。但津巴布韦并没有“少生快富”,人均GDP从1980年的$916下降到2010年的$594;而尼日利亚反而是“越生越富”,人均GDP从$850增加到$1222。

1945年洛克菲勒家族拿出巨资在纽约买下了一块土地,捐给了新成立的联合国。联合国从此在洛克菲勒家族控制全球人口的计划中扮演了重要角色。1946年10月在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下设立了人口委员会。同年,诺特斯坦在联合国秘书处设立了一个职能部门--联合国人口处,并成为首任处长(1946-1948年)。

1961年洛克菲勒三世向联合国粮农组织发表了“第二次麦克杜格尔讲演”。洛克菲勒说:“在我看来,人口增长是当今社会仅次于核武器控制的头等大事。” [1]

1966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一项决议,促请联合国系统的组织在人口方面提供技术援助。1967年秘书长设立人口活动信托基金,1969年定名为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会(UNFPA),同年联合国人口处也升级为人口司。

在洛克菲勒三世的推荐下,菲律宾人拉斐尔.萨拉斯(Rafael Salas,哈佛大学毕业)被任命为联合国人口基金的首任执行主任,并一直干到他1987年去世。萨拉斯被洛克菲勒三世选中有下面几个重要原因: [2] [3]

1、萨拉斯与洛克菲勒三世有极深的渊源,曾被洛克菲勒三世推荐担任负责菲律宾人口控制计划的联合国人口项目高级官员。

2、1968年在伊朗德黑兰召开的第一次国际人权会议上,萨拉斯被选为大会副主席。《德黑兰宣言》提出:“父母有自由地、负责任地决定他们生几个孩子和生孩子的时间间隔的基本人权。”由萨拉斯出任联合国人口基金主任,既可以在人权方面掩人耳目(萨拉斯被选为人权会议的副主席本身可能就是预埋伏笔),还可以以“人权”为名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比如“提高”妇女地位)。根据人权宣言,父母可以决定是否要生下孩子或堕胎,等于是将胎儿的生命权从属于母亲或父母的自由选择权。依照这种定义,中国老百姓“自主地”通过B超选择性堕胎女婴又有什么不可以的?事实上,萨拉斯根本就无视人权问题,比如1984年在墨西哥召开的世界人口会议的时候,萨拉斯对记者说“人权问题应由各国自行决定”。 [4]

3、萨拉斯的肤色(亚洲人)和信仰(天主教)。因为当时亚洲人口增长很快,而洛克菲勒三世控制全球人口计划的最大阻力来自天主教。

4、“look at us and learn”(言传身教)和conviction (信念)。因为萨拉斯曾在菲律宾政府担任负责粮食的官员,有强烈的控制人口的信念,符合洛克菲勒用“粮食危机”控制人口的理念。

后面三任联合国人口基金执行主任也都符合“言传身教”和“信念”的原则。第二任(1987-2000年)执行主任是巴基斯坦的纳菲丝·萨迪克(Nafis Sadik)女士(是桑格奖的获得者,1971年加入联合国人口基金之前曾是巴基斯坦负责人口控制的官员)。萨迪克在印度出生、读大学,在巴基斯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后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学习,对巴基斯坦、印度等南亚妇女(劳动参与率很低、识字率很低,人口增长很快)有很好的示范作用。她又是名门之后(她父亲是巴基斯坦财政部长、世界银行副总裁),有号召能力。萨迪克也是洛克菲勒慈善基金旗下的穆斯林妇女基金的顾问。 [5] 洛克菲勒家族公开承认是想通过支持女权主义、“提高”妇女地位,从而动摇家庭结构,进而减少生育、控制人口,以实现“全球精英”化。 [6]

联合国人口基金第三任(2000-2010年)执行主任苏拉亚·欧拜德(Thoraya Ahmed Obaid)女士,是首位接受政府奖学金到美国留学的沙特女性,也是首位出任联合国部门高官的沙特女性,只有2个女儿。通过她的言传身教有助于将中东地区的高生育率降下来。欧拜德女士也是洛克菲勒基金资助的纽约大学研究西方与穆斯林关系的中心的顾问委员。 [7]

联合国人口基金现任(2010-)执行主任巴巴通德·奥索蒂梅欣(Babatunde Osotimehin)曾是尼日利亚卫生部长。他在英国获得医学博士学位,曾到哈佛大学进修人口学。根据他的简历,1981年以来他因为避孕等方面的研究多次获得洛克菲勒基金、福特基金的资助。 [8] 现在人口增长最快的地区是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其中尼日利亚为世界第七人口大国(2012年人口有1.6亿),生育率仍较高,经济发展也较快(2003-2011年GDP 年均增长7.4%;以2005年可比购买力平价为标准,2011年的人均GDP已经相当于中国1997年的水平),预计到2035年将成为仅次于印度、中国、美国的第四人口大国,成为非洲强国;今后人口还将超过美国。由奥索蒂梅欣出任UNFPA执行主任将有助于降低非洲穆斯林国家的生育率。

联合国人口基金一直以“可持续发展”为由,敦促发展中国家控制人口。比如2012年8月联合国人口基金会警告称,如果菲律宾不能通过控制生育法(规定政府有义务向国民提供免费避孕工具),它所取得的发展成果可能倒退。 [9] 联合国还特意将全球第70亿人“诞生”在菲律宾。

但是经济学家的结论却截然相反,香港汇丰银行的高级经济学家诺伊曼(Frederic Neumann)表示,未来几年,亚洲很多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将减少,菲律宾则将会因为拥有充足的年轻劳动力而保持竞争优势。汇丰银行预测,菲律宾的经济在世界排名将从2012年的第44位跃升到2050年的第16位。 [10]

联合国的那些堂皇的理由其实是站不住脚的。比如,人均资源丰富的津巴布韦在人口政策上是“听话”的国家,联合国人口基金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资助其普及避孕和提高妇女教育水平;而尼日利亚是“不听话”的国家。根据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2011》和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2010》,津巴布韦的中等教育女性毛入学率从1979年的6.8%快速攀升到1987年的40%;而尼日利亚却从1979年的7.3%只缓慢地上升到1987年的23%、2005年的31%。1990-2008年津巴布韦的育龄妇女避孕率高达60.2%,而尼日利亚只有14.7%。津巴布韦的生育率从1980年的7.1下降到2010年的3.3,而同期尼日利亚的生育率只从6.8下降到5.5。但津巴布韦并没有“少生快富”,人均GDP从1980年的$916下降到2010年的$594;而尼日利亚反而是“越生越富”,人均GDP从$850增加到$1222。

津巴布韦的国土面积相当于尼日利亚的42%,但今后人口将不到尼日利亚的1/20,无法像尼日利亚那样形成人口规模优势和密度优势,经济前景将远不如尼日利亚。

需要说明的是,笔者坚决支持提高妇女教育水平,因为无论是工作还是育儿,都对妇女的文化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婴幼儿死亡率大幅下降,人口再生产效率提高的情况下,避孕也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是伴随社会经济发展自发地提高教育水平和避孕率(就像发达国家当年那样)可能比拔苗助长地(甚至通过诱骗、强迫手段推行节育)提高更符合经济规律。



[1] Frederick William Engdahl(威廉•恩道尔):《粮食危机》,赵刚等译,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8年,引起新浪网:http://vip.book.sina.com.cn/book/catalog.php?book=72188

[2] Jean Guilfoyle, “NSSM 2000: blueprint for de-population,”The Interim, July 1998, http://www.theinterim.com/july98/20nssm.html

[3] “Former UNFPA Executive Director, UN Under-Secretary General Rafael Montinola Salas,”UNFPA, http://www.unfpa.org/public/site/global/lang/en/pid/4755

[4] Fred Pearce,The Coming Population Crash and our Planet's Surprising Future, Boston: Beacon Press, 2010, P81.

[5] Muslim Women’s Fund. http://www.rockpa.org/page.aspx?pid=309

[6]Paul Joseph Watson,”Rockefeller Admitted Elite Goal Of Microchipped Population,” Prison Planet, January 29, 2007, http://www.prisonplanet.com/articles/january2007/290107rockefellergoal.htm

[7] Center for Dialogues: Islamic World - U.S. - The West. http://www.centerfordialogues.org/about_Dialogues_Islam_US_West

[8] Babatunde Osotimehin CURRICULUM VITAE, http://www.africasexuality.org/abuja2008/download/bio_osotimehin.pdf

[9] “UN warns on Philippines birth law,”Radio Australia, Updated 5 August 2012, http://www.radioaustralia.net.au/international/2012-08-05/un-warns-on-philippines-birth-law/993334

[10]Floyd Whaley, “A Youthful Populace Helps Make the Philippines an Economic Bright Spot in Asia,” The New York Times , August 27, 2012, http://www.nytimes.com/2012/08/28/business/global/philippine-economy-set-to-become-asias-newest-bright-spot.html?pagewanted=all

推荐 9